漂向西方的四年之間

4年了,想當年法文還不會幾句
這四年說短不短的時間,從北藝畢業到現在即將要結束高等碩士的生涯…
許多的甘苦不是華麗的FB包裝,只有生活在其中才能感受
音樂是場馬拉松,不是比快而是比耐力與毅力
堅持與持續找尋自我的藝術價值到最後,我想那才是跑完全程的不二法門
———————————————————

長途夜車 滅火器
https://youtu.be/TAgVVc5hAiE
想不起來那時怎麼離開
漂浪的生活也漸漸習慣
迷糊經過這麼多年
認識了很多道理
卻找無一條路回去

看不到出口在哪裡
我漸漸失去自己
在競爭的花花世界
拐彎抹角是辜不二終

看不到出口在哪裡
也不知道該去哪裡
我只是暫時失去方向
我一定會找到
回去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