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ower of Love – 之於作曲家

人類因為有愛與複雜的情感,所以不同於其他生物。
每個人有選擇愛的方式與自由,但若人類失去愛的能力,內心終將不會得到解脫。
沒有愛的人生內心是死的,如果所有事只往實際面看,想必只是個冰冷軀殼的人偶。


心靈的富足與現實的麵包終要取得平衡,若是嚴重失衡終將失去一方
人類因為愛而有夢想去實踐偉大之事,因愛而有憐憫之心
若失去愛的能力,人終究是一個具生產力的機器
作曲家Stravinsky曾說:有什麼是比愛更加強大的力量?
我想,愛是驅動獲得現實麵包的原動力
在台灣流行樂團茄子蛋「浪流連」裡的歌詞寫的如此貼切與真實:
“這個風風雨雨的社會
欲怎樣開花,少年家怎樣落地
咱攏是為著愛情來浪流連”
對於我,心中最好的翻譯是
”在這個風風雨雨的社會裡
我們要怎樣開花(成功),年輕人要如何落地生根
我想我們都是為了愛情來漂泊(拼搏)”

從古至今,著名音樂家都有不同詮釋
不管是舒曼-克拉拉-布拉姆斯的複雜關係,布拉姆斯寫給克拉拉的信裡寫著:「沒有了妳,我無法獨活;妳就是我的靈魂,如果有一天靈魂消失了,那我的肉體也將逐漸凋零。」
Brahms可說是偶像劇大仁哥的先河,一生守護著克拉拉,這也是他作品為何如此雋永且旋律深刻,作品中時常出現的三連音也呈現出他猶豫且複雜的情緒。
就像是舒伯特為何成為藝術歌曲之王,我想跟他在16歲時的初戀也有一些關係。Schubert著迷於一位女高音,因此做了許多聲樂與鋼琴的藝術歌曲,我想是愛的力量讓他文思泉湧,但Schubert有點自卑,不到160公分的身高,身材稍胖且帶著眼鏡,他認為自己配不上那位女高音,因此一直不敢把他以“浮士德”中女主角為基礎創作的“紡織姑娘葛瑞卿“獻給他心中愛慕的那位女士。Schubert英年早逝於31歲,但不管在交響曲,藝術歌曲,鋼琴作品與室內樂,那大量且細緻的作品令人敬畏。每當自己在演奏Schubert的作品時,總是覺得在非常優雅的旋律中,發現些許淡淡的憂愁,我想這就是Schubert想要詮釋者與聽眾發現之處吧!

每個人選擇愛的方式不同,如何詮釋自己愛的方式,都是每個人的自由
就像每位演奏家詮釋每位作曲家不同的作品,都不盡相同,可以讓每位觀眾都有不同的感受且投射自己的情感於作品裡,不管是感同身受或被表演感動,我想這都是屬於演奏家利用對作品的了解以及自身的技巧與能力,在詮釋上的出發點上給予回饋和互動吧!

最後,我們來欣賞由Renée Fleming與Christoph Eschenbach在1996年演繹的“Gretchen am Spinnrade”,感受一下Schubert在裡面想給予聽眾的情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