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台灣的第一個月

回來台灣即將滿一個月了,有許多事還是無法很習慣…
不管是在台灣生活的節奏,悶濕熱的氣候,以及面對人群的方式


在巴黎工作才發現台北步調沒那麼緊湊,最不能接受的是一個個在地鐵裡低頭用手機的喪屍們,不管是在追劇或是打遊戲,後來想想或許這也算是一個城市生活安逸的象徵吧!
這期間也聽了幾場非常棒的音樂會,不管是極少在台灣演出的貝多芬合唱幻想曲或是向巴赫致敬系列的全部巴赫鍵盤作品音樂會,都能感受到台灣的音樂大前輩們對於藝術到執著
猶記得在法國求學時,每年學校都會以一位作曲家作為主題,然後做全部相關作品的研討會與音樂會,經過這機場音樂會又讓我會想起那些美好的日子
或許物質上的追求可以讓人馬上得到快樂,但是真正能撫慰人心且帶給人能量與幸福的通常都是無形上在精神層面的滿足。
這並不是「高大上」,其實真正讓人幸福的都並不是擁有多少物質,而是獨自一人時能感到慰藉,多人時能一起狂喜。
我想,這些初衷都是持續推動自己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